早安,来一杯热拿铁吗?

「もっと勉強しないとなあ もっと頑張らないとだよホントに」

这里月白☆

感谢你的到来。

关于

【婚贺/米英】人鱼之歌

Suprise! 阿染,新婚快乐!  @墨螭千染  

 暗搓搓的婚贺接好嘞☆

我就不发群里了丢人😂

(我会想念咱们一起赞美单身的日子的bu)

让你催,看!我!更!新!啦!(好吧虽然也不算填坑(。

 

————————————————

 

然后是一些小注意事项☆

 

文中混用了船和舰的概念,因此对应的船长和舰长也是混用的

双方称呼不同步是故意这么设置的,想琢磨就琢磨吧×

排版随心而定

→如果阅读中引起不适是我的错,请多见谅(虽然我也不会改bu

 

这篇其实码得还是蛮顺畅的,但是修改了好几天,而且结局较仓促X

原梗来自去年在群里和司机们突然谈到的《海的女儿》,本来是很有病的脑洞,结果到我手上就变成这样了×不过本文中也用到了关于人鱼的其它传说。

情节可能有些复杂,因为作为笔者我自己最后都差点混了bushi,请尽情发散天马行空的脑洞,虽然我自己有一份标准的解读,但是根据我表妹的“一审”过后她与我完全不同的理解来看,“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话说不定是适用的呢,至于会不会放出我的解读,看情况再说吧XD

 

以上!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请做好准备,我们的舰船可以启航了!

 

 

——————————————————————

 

 

 

就像所有童话的一样,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它被编入歌谣,由人们相互传唱,在某个年代,变得家喻户晓。

 

 

 

被日光点亮的天空碧蓝而又无比高远。白鸥掠过平静的海面,清脆的鸣叫传遍四周,最后消散于深海。

 

 

 

传言一艘名为温蒂妮的舰船终日航行于海面,大气考究的外观昭示着它尊贵的地位。

 

 

 

可是大船上,空无一人。

 

 

 

有人说,只有每年七月四日,船上一片灯火,明亮的橙黄色倒映于墨蓝水面。被时间遗忘的人们在那里饮酒、跳舞、狂欢,直到拂晓到来,阳光摆脱地平线的束缚,打破一层层阴影。

 

有人说,在狂欢的的人群中,从来没人见过船长的影子。

 

还有人说,船长跟随他所爱之人去了极乐之地,一个不得寻的世界。

 

他们相互依偎,靠树而坐,在梦境中分享灵魂。光影投下,柔和微风吻过两人明朗面颊,嘴角扬起压不下的弧度。

 

 

 

他们的故事一传十,十传百,衍生出千奇百怪的不同版本,然而不管怎样,唯有相遇的片段在各种各样不得要领的传言里万变不离其宗。

 

 

 

 

 

 

 

 

 

想要听听看吗?

 

 

 

 

 

 

 

 

 

黑暗的礁石上,空灵歌声穿过漫长历史,清脆的风笛音摇曳于古老神话,居住在太阳最深处的人鱼顺着彩虹出发,在日出时降临人间,悠长的和声一遍一遍传入大海。

 

船只竞相驶来,而暗礁伸出利爪…

 

 

 

 

 

这是柯克兰的第无数次出海,在这艘自他出生以来就几乎一直生活在上面的舰船上,他骄傲而又具有风度的作风,以及他——超过不少老水手的——丰富的经验使他顺利被众人推举为温蒂妮号的船长。

 

 

 

 

 

此时,我们年轻的船长正端坐在船长室里,绿色眸子氤氲在上腾的雾气中。

 

 

 

 

 

之前有船员的报告说,他们捡到一个奇怪生物。

 

意外打捞上来时,浑身的伤口由于海水的冲洗不见血液,却又因此恶化。

 

那对于外界事物的警惕毫不掩饰地从肢体一直延伸透露至眼神。

 

 

 

不过双方也没有僵持很久就是了,毕竟这种状况,因体力不支而失去意识也是意料之中的。

 

 

 

说起来即使一点动静都没有地昏迷到现在,也应该醒过来吧?

 

嗯不过…待会要先惩罚一下那个自作主张的“医疗后勤”才行啊。

 

如是想着的船长大概会在不久后,就为此时这样不把那“怪物”放在首要而后悔吧。

 

至少各种意义上。

 

 

 

 

 

温热的茶水已经逐渐消散了温度,“客人”被带来的过程仿佛长过一个世纪。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光亮蜂拥而入,尚未迅速适应强光的柯克兰不得不暂时眯起眼睛,模糊的黑影出现在门口。

 

某些从现实意义上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突然涌进大脑,而那其中的主人公却与眼前的身影重合。

 

湛蓝色天空里,星辰大海不合时宜地同阳光一起出现。

 

 

 

海市蜃楼。

 

 

 

 

 

 

 

“亚瑟……?”

 

 

 

倏然响起的清脆扣木声将柯克兰溃散的精神强行拉回。

 

一个金发青年正双肘撑在桌子另一边,略歪着头,碧蓝双眼在阴影下有些昏暗。

 

 

 

“嘿这就是我们的船长大人…?真是瘦弱地令人难以置信啊。”

 

 

 

柯克兰并没有理会这番可以被算作挑衅的话,只是微微撇了一眼青年那边,尔后转过头,对着刚准备退出的船卫,

 

“告诉威尔,如果他再这样拒绝汇报、擅自行动,那么船上就会少一个大副,多一个锅炉工。”

 

“是。”

 

 

 

待室门被关严实之后,柯克兰闭上眼按了按鼻根,然后重新审视这个百般聊赖(还一直盯着自己的)青年。

 

 

 

许是感受到投向自己这边的目光,青年也干脆大大方方地对上船长绿色的双眼。

 

 

 

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柯克兰重新给自己沏上茶。

 

 

 

“所以你就是那个被捞上来的…怪物?”

 

“喂喂,长这样非人粗眉毛的人可没有立场说我是怪物…

 

“而且我是有名字的!仔细听着吧眉毛怪,我是亚格涅格王国的英雄,我叫F Jones!”

 

 

 

“F?真是奇怪的名字,简称?”柯克兰强压住突然的莫名业火,挑起眉毛,

 

“好吧,管你叫什么。

 

“我想说的是,你知不知道,就在刚才你的那一句话里,可疑的地方可真…”

 

 

 

“等等等等!

 

“船长大人,你知道船上的护士小姐们都是怎么评价你的吗?

 

“‘柯克兰船长是个非常好的男人呢,虽然面对敌人毫不留情,但是平日对我们却超有绅士风度!!’”

 

 

 

琼斯抢过柯克兰手上冒着热气的茶水,不顾对方溢出凶意的眼神,一饮而尽。

 

 

 

“所以说,英雄都报上姓名了,作为绅士,不准备自我介绍一下吗?”

 

 

 

“要说你那听起来也不是什么真名吧,Mr.F。”

 

柯克兰绕过办公桌,小心翼翼地从一旁的木柜子里重新拿出一枚干净茶杯,端着再次沏好的红茶,将身体陷进柜子另一边的软沙发里,自然地翘起腿,

 

“不过为了我刚才的问话能顺利进行…好吧,琼斯先生。

 

“听着。吾名柯克兰,皇家舰队主舰——温蒂妮号——现任船长,Arthur Kirkland。

 

你的荣幸。”

 

 

 

“Arthur?嗯真是很…很复古的名字啊哈哈哈哈哈——”蓝眼青年随之转过身,背靠着办公桌,直视年轻的船长。

 

“闭嘴琼斯,这并没有什么好笑的。”

 

 

 

————————————————————

 

 

 

“现在,回到最开始的话题。”

 

修长的手指在瓷杯壁上轻轻摩擦,

 

“我曾无意间读到过有关‘亚格涅格’的文献,那是存在于传说中古老的人鱼之国,凡是驾船寻求之人非死即疯。

 

“而一副普通人模样的你…竟自称是其英雄,我到想听听你要怎么解释这个说法。”

 

“唉唉舰长的智商也并不怎么高嘛,”琼斯带着莫名的微笑,假装感叹到。

 

“‘凡是驾船寻求之人’?一开始叫我‘怪物’的不是你的船员吗,既然如此,你又怎么能说我是‘人’?”

 

“嗯?这么说…”

 

“没错,我可是货真价实的人、鱼、哦。”

 

“有意思,”茶杯被亚瑟前后把玩。

 

他在观察杯上暗纹的同时,也用余光打量着背对阳光的琼斯,

 

“相传人鱼本只有鱼尾而没有双腿,但由于某位公主的选择,她在化作泡沫的同时,也瞒过了深海女巫的双眼,将形态转换的能力注入后人的血脉中,使之代代相传…

 

“这样看来,你恐怕不只是普通英雄这么简单,还是作为亚格涅格的贵族…不,或许是皇族吧?

 

“既然如此,你的能力自然在我的水手之上,那么这么轻易被打捞到必然也不会是意外这么简单吧?”

 

 

 

“意外?当然不,亚瑟”

 

琼斯走到柯克兰身前,一手贴在背后,另一只手拾起后者搭在沙发背上的右手,弯下腰,无视对方僵硬的反抗,在冰凉的手背上印下一个温热的亲吻。

 

“我从来没有意外。”

 

 

 

“哦?”

 

 

 

“叫我的名字吧亚瑟,你知道的。”

 

 

 

“什么,”柯克兰猛地抽回手,“琼斯你胡说些什么?”

 

 

 

“我的名字,

 

“我的真名。”

 

 

 

船长室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更暗了,夜幕好像只降临到这个房间,溺水般的窒息感将柯克兰瞬间淹没。

 

 

 

“你会明白的,

 

“它曾被深刻在你的大脑里”

 

 

 

〖就算老爷爷的记性不好,也不能忘记哦。〗

 

 

 

〖初次见面,我叫——,请多关照!〗

 

 

 

身体就像落石一样重,在漆黑的深海中一直下沉、下沉、下沉…

 

 

 

奥斯温带着苏尔的马车迅速驶向远方,诺忒挥舞起神杖向贪念白昼的时间提出不容违抗的接管命令,曼尼驾驭月车从银河中降落。

 

 

 

光亮从上空投入朦胧海面,缥缈的歌声于四面传来,一个模糊的影子向自己伸出手。

 

 

 

【谁…】

 

 

 

“亚瑟、亚瑟?”

 

“诶…”

 

柯克兰听到熟悉嗓音的呼唤,用力咬了一下舌头,才迫使自己的精神回到眼前。

 

瓷杯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琼斯站在一旁,眼中竟是不言而喻的浓郁担忧。

 

 

 

【幻觉吗…】

 

 

 

“琼斯?你还在这儿啊”

 

 

 

“哇!亚瑟,你知不知道刚才可吓死我了,

 

“主舰长有失神症这样的消息传出去,我大概会被追杀到死吧…

 

“不对,我的寿命肯定足以撑到追兵都死得干干净净了…”

 

 

 

自说自话的英雄认真思考起了小道消息的正确传播方式。

 刚回过神的船长大人觉得眼前这位琼斯先生可能比自家那个红发二哥混蛋斯科特还要缺根筋。

 

 

“够了,哪怕你稍微会看形势一点,都没人愿意去追杀一个蠢货的。”

 

 

 

急促的脚步声在门外骤然响起,柯克兰没有等琼斯反驳他的调侃,起身走到门后,迅速拉动门把手。

 

白光闯入眼睑的同时,目光也撞进了一对湛蓝的瞳孔里。

 

 

 

……

 

「咚」

 

 

 

「咚」

 

 

 

「咚」

 

……

 

 

 

沉重的心跳声在清晰地回荡。

 

直到彻底看清来人诧异的面容时,柯克兰才终于反应过来这是他自己的心跳。

 

眼前整齐穿戴的军装令双眼紧缩得有些发痛,他犹豫地转过头,看见刚才一起谈话的琼斯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

 

溺水感再次袭来,视野内已经一片模糊,耳边有人在说着什么。

 

 

 

“又变成这个样子了啊亚瑟,真伤脑筋。

 

“下次再聊吧。”

 

 

 

 

 

 

 

〖我叫Alfred Jones,好好记住我的名字。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亚格涅格的英雄哦!〗

 

 

 

 

 

 

 

 

 

这,便是他们的最初的起点了。

 

……

 

或是说,这只是他们其中一次的开端吧。

 

 

 

 

 

我的故事到此就结束了,至于后来的内容。没人清楚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而结局在一开始便已被决定了。

 

 

 

 

 

 

 

带着迷迭香气息的硬封合上时发出沉闷的声响,绿眼青年站起身,理了理起皱的礼服,他人的注目下,微笑着向草原另一边御马的金发青年走去。

 

 

 

 

 

 

 

古老罗盘转啊转,细长的雕花指针到底会在哪个方向指出谜底;

 

悦耳歌声传啊传,全形的彩虹究竟会连接到时空的哪两端。

 

 

 

——————————————————————

  • 温蒂妮(Undine),欧洲古代传说中掌管四大元素之一的水精灵。关于她有一个叫"温蒂妮的眠咒"的专有名字,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

  • 亚格涅格,一部小说名,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诞生的灵感来源。反正我是没找到原文,要是有人找到,请一定要分享给我看看!在本文中有点类似于“深海桃花源”的设定。

  • 迷迭香,①回忆,拭去回忆的忧伤「你给我的承诺我不会忘记,请你永远留住对我的爱,思念我、回想我」。  ②纪念:对死者的敬仰和怀念、长久的爱情、忠贞不渝的友谊和永远的怀念

  • 全形彩虹,由于所处位置特殊而观测到的圆形彩虹。这个真的看着非常奇幻,很久以前我还在小学的时候有缘见过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了


Thanks for your attention!

评论(2)
热度(10)

© Eric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