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来一杯热拿铁吗?

「もっと勉強しないとなあ もっと頑張らないとだよホントに」

这里月白☆

感谢你的到来。

关于

〈米英〉异面直线

沉迷摸鱼不可自拔,更新?哼我可是年更保持者bu

论我对数学爱得有多深沉()
其实只是预习的时候突然看到的,词汇表达上肯定有bug。

最后一段不明意义的话可以自行理解哦,其实是有隐藏结局呢,不过看不出来也没关系啦
〔6〕v〔<〕☆

——————————————

“下午好,女士。”

“嘿,琼斯!”

天气闷热得令人烦躁,原本充满生机犹如妖精的行道树似乎因为高温变得昏沉欲睡。夏蝉挂在树干上喋喋不休地鸣叫,它于土层中独自经历漫长孤寂,积累养分,直到终被阳光包裹那刻,带着初见世界的感恩奏响最后无人能懂的挽歌,回归尘土。

『空间几何中有一种叫异面直线的符号』

1.

我叫亚瑟柯克兰,一名公司白领职员,固定的工作,略高于普通的工资,相对较好的居所…哦还有几个惹人讨厌的损友,总体来说,人生太平。

当然,除去很久以前,先已成为秘密的风波。

这样的生活即使时常被家人催婚,也仍不可置否。

华灯初上,本就稀疏的星点被明亮灯光盖过,夜幕垂下,天空一片墨蓝。

我坐在装潢上好的飘窗窗台,从高处俯瞰整个城市,夜景壮丽。

思绪莫名飘散至一处连接幽静森林与靛蓝大海的沙滩。沙子是金色的,甚至有些发白。

“我”一个人坐那里,昂贵的骨瓷茶具在身侧方格餐布上摆开。

端起茶杯,水汽扑上双眼,茶香萦绕于鼻尖,茶水随着喉结滚动悄悄滑进身体,一切显得流畅而又自然。

唯独是仍在餐布上,没有人使用却被盛满了的另一只茶杯,奶白色杯身在金色的阳光下有些刺眼。

“我”正在等人,

我不知道在等谁,

这里如此陌生。

『它们不会相交』

2.

“琼斯队长!这场球赛也要继续加油啊!”

“当然,我可是主角啊!”

湛蓝双眼中蕴藏星辰,独属于他的秘密被深掩在角落的黑洞里无人知晓。

健美的身躯跃起,篮球从双手准确无误地进入篮筐。毫无悬念的球赛在欢呼声中结束。

阿尔弗雷德独自走到外面的草坪上

他带领着球队赢得了每场胜利,这次也理所当然。

天空是纯净的蓝色,飞鸟从云下掠过。

一直仰着头有些累,阿尔弗雷德看了看脚边,索性躺下。

松软的触感使他迅速放松,混着泥土与青草的气息进入鼻腔,模糊间竟就这么失去了意识。

他来到一片沙滩上,发现自己径直向某处走去,他想阻止,却触碰不到任何事物。

最后,他看见“自己”在一个衣着考究的人身边停下。

那人转过头对他微笑,眼中的情感不言而喻。然后他用手势邀请他坐下,一同享用这阳光海滩的下午茶,而“自己”也毫不客气地照办。

他们望向大海。

这里很安静,一切都在无声中进行,只有海浪的喧嚣,和海鸟的高歌。

阿尔弗雷德觉得他大概看到了从未见过的自己。

『也没有平行』

3.

我已经进入过很多次那个寂静的世界,在那里我只能以旁观者的姿态看着一切。

我曾以为那副画面是静止不动的,直到某天我看见一个金发碧眼的青年从远处走来,“我”邀请他加入这场寂静的下午茶

我从不知道我会露出那么复杂而又纯粹的眼神,更不知道我会对别人流露这样的情感。

或许我应该试着找找这个地方?

以及…

————————————————————

当阿尔弗雷德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又到这里了。

先到的那个人总是不厌其烦地邀请他,而“自己”也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接受邀请。

相同的场景在多次温习后也不免感到有些腻,或许自己应该是去看看医生不是吗?

但每次他看见另一个人淡淡的,像是错觉的笑容时,也一遍遍忘记了看医生的想法。

或许也没什么危害吧。

不过这个沙滩到底在哪呢?很想去看看啊。

还有…

4.

『但是它们却能构成角,通过平移』

以及…「这位熟悉的陌生青年」

还有…「这个有着橄榄石般双眼的人」




“如果某天,你找不到我了,别忘记那个大海与森林交接的地方,我会在那里等待你的到来,并邀请你加入下午茶。”

评论
热度(5)

© Eric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