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来一杯热拿铁吗?

「もっと勉強しないとなあ もっと頑張らないとだよホントに」

这里月白☆

感谢你的到来。

关于

【刀剑乱舞‖莺丸×审神者】茶

来自阿染 @晞染 的脑洞【你觉得最温暖的三个字——喝茶吗】ww
因为交流了脑洞之后睡觉的时候就忍不住各种脑补场景,于是就写了_(:з」∠)_取得准许之后决定发出来啦ww
·OOC属于我,初见请多指教ww
↓↓↓↓↓↓↓↓↓↓↓↓

莺丸爱坐在廊下喝茶。

夏天的时候温度一如既往的高,付丧神们抱怨着热,趁机赋闲躲在房间里。原本热闹的本丸也变得清静许多。
当审神者难得白天下楼从走廊经过时,总会不经意地向旁边瞄一眼,想着一直在那里捧着清茶的身影也终于耐不住热了,只是这屋檐下少了什么,终归是显得空荡荡了些。

夏日祭的时候屋外难得又热闹起来,忙了一天终于清点好其他本丸送来的礼物并安排了返礼的审神者转了一圈,最后还是在老地方找到了正和三日月一起品茗纳凉的莺丸。

正了正神色若无其事地从两人背后走过去时,三日月突然站起来理理衣服说他好像还有点事要做,问审神者愿不愿意代替他和莺丸聊聊,也免得因为他中途退场损了茶友兴致。

在她正犹豫的空档里,莺丸头也不回地说既然处理完了工作,就久违地偷个懒,来坐坐吧。

语气平淡如常,又似蜻蜓点水,惊起一圈水纹。

三日月见莺丸并不反驳,就识趣地打了声招呼很快消失在拐角的黑暗里,剩下两人无言地坐在木廊一侧。
起先打破沉默的是平日话并不多的莺丸。他端起茶壶,将温热的茶水倒进一个干净的上等木制杯里,递到审神者面前,带着习惯性的微笑问她喝茶吗。

接过茶杯,审神者小声地道了谢。

此后就这么一直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些话。

夏季的夜风清凉中还带有太阳落山前残存下的燥热,祭典喧嚣的声音仍然隐约传来,透过杯中升起的浅色雾气看到萤火虫零零散散地在空中飘忽不定,闪烁着微弱模糊的绿光。

两人似乎坐了很久,也说了很多平时都没机会说得上的、找不到重点的话,直到莺丸说已经很晚了,审神者该去休息了,他们才各自道了晚安收拾着回到房间。

夏天在知了嘈杂的交响中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温度日渐走低,秋天携着交织的金色和黄色铺天盖地而来,付丧神们将活动的阵地重新搬回屋外,走廊上又是一片笑语。

政府突然布置下来了更多的文书工作,审神者不得不更加拼命地投入其中,原本就少有的出门如今更是几乎悉数去除,偶尔下楼活动注意到莺丸又开始在白天带着他的茶具出没于廊下。
夏日祭的谈话像重叠的梦中之梦一样难寻真迹,此后也再难找到机会搭话。

雪花夹着风飘下,白色覆盖了世间一切。
师走之月,梅子点红。

繁忙的秋季终于在没日没夜中熬过,冬季刚开始时,政府发来通告说为了回报审神者秋季出色的业绩,决定奖励一个稍长的空闲假期,于是只布置了少得出奇的出阵作业就全权交给狐之助负责了。

完成最后一个任务报告出门去寄给政府、回到本丸的审神者用棉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后,依然在经过走廊时忍不住埋怨冬天的寒冷,却在看到廊边坐着喝茶的那人转过头来时突然停了动作。

莺丸并没有过多的反应,甚至连带笑的神情都似乎没有丝毫变动,只是看向远处被厚厚的雪压着枝干的万年樱。

当她正要继续前行时,却听见熟悉的嗓音蓦然响起,
“审神者需要一杯热茶来暖暖身吗。”

语气淡薄如常,又似落叶无声飘下,惊醒树下酣睡小虫。

“谢谢。”

岁月如色彩丰富的油画般,经历了时间的打磨后仍能持久地保存着抹不去的鲜艳光泽质感。
就请让它一直持续下去吧。

↑↑↑↑↑↑↑↑↑↑↑↑
祝各位有莺丸的婶越来越欧,没有莺丸的婶很快就会有!!(←顺便奶自己一口×
(本来想定时半夜我睡了之后发的,结果发现客户端没有定时功能×)

评论(14)
热度(6)

© Erica | Powered by LOFTER